總裁專訪:一家流淌著北大DNA的金服公司

GENGXINSHIJIAN: DIANJICISHU:2007CI

 
互聯網金融野蠻生長的當下,北大杏彩总代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雅金融”)卻有著一種截然不同的氣質。
 
這家流淌著國內知名學府——北京大學DNA基因的金融企業,以一種既快又慢、既開放又謹慎的雙重矛盾步調,使其穩步地徜徉于互聯網金融的藍海中。
 
 
 
房地產是永恒的主題
 
齊耳短發、黑色OL套裙,一條鮮亮的橙紅色絲巾頗有韻味地斜搭在肩膀上,莊重中透著雅致,亦如陳曄給人的第一印象。作為博雅金融的執行董事,陳曄所執掌的博雅金融橫跨地產基金、財富管理、互聯網金融等多個板塊,公司市值不菲。
 
就在我們的采訪前不久,陳曄剛剛隨著上海金融業聯合會代表團結束了在歐洲多個國家的金融考察。這位看上去極富知性的女士告訴我們,博雅金融有計劃在世界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英國倫敦開設分支機構,借助國際市場的豐富經驗及中國迅速發展的巨大市場,促進博雅金融海外事業的直線對接與有效運作。
 
在此次歐洲金融考察線路中,陳曄在英國時拜會了倫敦金融城,同時也受到了匯豐集團倫敦總部高層的接待。作為全球最著名的金融巨鱷,匯豐集團曾在金融危機時期,低價出讓其位于上海外灘標志性建筑——匯豐大廈。“即便是匯豐銀行這樣的老牌金融機構,也在不斷地經歷全球金融危機或者波動,對于中國而言,無論是金融還是房地產金融,未來成長的路都還很遠。”
 
陳曄認為,經過全球經濟大波潮之后,無論是崛起的大國,還是正在發展的商業大國,房地產都是一個永恒的話題,也是不可忽視的國家支柱產業。“雖然目前來看,國內房地產行業處于冰凍期,但是我們也能明顯地觀察到,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金融的蓬勃,中國的房地產行業的資本運作其實已經進入更大眾、更普及的年代。”
 
從咨詢顧問企業起家
 
時代造就了機遇,也讓博雅金融看到了更寬廣的發展空間維度。
 
發展早期,博雅金融僅僅只是母公司北大杏彩总代咨詢集團旗下一家負責上海市場的全資子公司。作為一家國內的咨詢公司,博雅金融更像是一名咨詢顧問,著眼于國內旅游文化地產領域的發展。但公司發展至今,當初那家小小的咨詢公司不但發展了自己的金融服務平臺,還將業務觸角蔓延至股權投資基金、資產財富管理、互聯網金融平臺等龐大的業務板塊。
 
短短兩年,形成一個龐大而完整的金融矩陣,并非易事。陳曄認為,博雅金融發展至今實則秉承了北大的校園風格。“博雅金融源自北大,而北大是一個具有思想開放、言論自由的大學。在博雅金融內部,我們延續了這樣的風格,求學、勤奮、嚴謹,但同時也開放、務實、創新。”在陳曄看來,這些就是北大的DNA。從她進入博雅金融開始,這些要素就一直盤旋在她的腦海中,并執行于博雅金融體系之內,從來沒有改變過。
 
在進入博雅金融之前,陳曄曾就讀于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專攻項目管理。“在那個年代,相比北大其他傳統的學院、學派,我們的專業已經有一些創新的要素。”陳曄自述,就是因為秉承著開放、嚴謹的學院派風格,博雅金融也在這種矛盾體中,既快速又緩慢地推進發展。
 
“既快又慢”的崛起
 
陳曄口中的“快速”,體現于公司業務規模的發展快速。從最初的咨詢顧問出身,短短2年時間,轉型至金融服務領域,并圍繞金融服務這一核心,發展出股權基金、財富管理、互聯網金融等板塊。除此之外,博雅金融還擁有獨立的研究院。
 
為順應集團公司的發展戰略,成立了投資旅游文化產業的母基金,專門投資和運營各地區各具特色的文化旅游產業,從日趨旺盛的旅游需求上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
 
陳曄透露,就在今年公司收購了長江經濟帶常熟濱江新區旅游產業項目。該項目涵蓋游艇會所、游艇碼頭、度假酒店以及3300畝的濕地公園等聯動主體,在融入諸多泛戶外項目的同時,這一項目還以一種全新的旅游度假休閑模式,打造出多功能并舉的現代化旅游度假4A景區。與此同時,公司還直接購買了上海其他文化項目的相關物業。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2年的快速擴張實則充滿了激進的步調。但陳曄卻告訴我們,在博雅金融直接投資的項目中,80%的項目均以固定資產為主。博雅金融所繼承的北大穩健、嚴謹的風格,由此可見一斑。
 
所謂的“緩慢”則體現在不急不躁的全球戰略布局層面。陳曄將博雅金融定義為——一家專門為企業提供金融服務解決方案的供應商,當然,你也可以按照它的業務涉足范圍,將其稱為財富管理公司或互聯網金融平臺。但是如果橫向將博雅金融與其他同行企業相比,其發展速度明顯緩于眾多同緯度企業。
 
以互聯網金融平臺為例,陳曄坦言,在很多同行業者中,無論是他們的線上規模還是線下營業點或辦公點的開設速度,博雅金融都無法從數字上占據優勢。以財富管理業務板塊為例,一般的財富管理公司很可能在兩三年內完成全國布點。“我所知道的很多財富公司,一年開門店或者開辦公室的速度,不是以個為單位,而是以十為單位。對比之下,博雅比它們肯定是慢的、保守的。”
 
雖然擴張速度緩慢,但博雅金融的國際化視野和步伐,卻要比同行者更快速。截至目前,博雅金融已經在香港開設辦事處。而不久前的歐洲考察,也讓陳曄打算在倫敦或者盧森堡設立歐洲辦公室,專門對接海外資本或者項目端。
 
“對于線下的擴張,我們希望能夠始終保持穩扎穩打,起碼在上海領域內做精做深。當然,跟諾亞、宜信會有所差異,但我們希望在人才的儲備、專業化程度上,能超越他們。”陳曄的這一感觸,來源自對人性管理的透徹洞悉。“當一個企業規模更大以后,我自認為最難管理的就是人。”
 
“對于金融這個行業,它更多的是依賴人這一要素。當我們所需要的那些人才所具有的人力屬性、價值觀屬性還沒有跟我們完全融合、扎根的時候,我認為盲目擴張門店可能會帶來更大的隱形風險。”陳曄非常認同德國工業4.0的初衷,寧愿用更多的機械化,以此替代人力的運用。在她看來,金融領域,亦如此。
 
 
原文刊登于《中國房地產金融》雜志8月刊中